当前城市: 全国
客服热线:4008708833

俄语动词完成体常体意义

2020-03-03 19:20:38浏览:317评论:0来源:选课宝   
核心摘要:俄语动词完成体常体意义 完成体的常体意义语法意义可以从语言体系的角度作静止的、概括的描写,也可以从语用的角度作动态的、具体的描写。前者是聚合平面上的常体意义(инвариант),后者是组合系列中语法 单位的言语功能,变体意义(варианты)...

完成体的常体意义语法意义可以从语言体系的角度作静止的、概括的描写,也可以从语用的角度作动态的、具体的描写。前者是聚合平面上的常体意义(инвариант),后者是组合系列中语法 单位的言语功能,变体意义(варианты)。常体意义是变体意义的抽象,是语言单位在孤立情况下就可以观察到的语法意义;变体意义则是常体意义在生动丰富的使用过程中,在特定的言语上下文类型里有规律的体现。语法结构不仅包括语言单位、语法类别、语法范畴等静止的体系的方面,而且包括语法单位在言语中的运用规律这个动态方面。

  本节对比俄汉两种语言各种语义类别动词完成体的语法意义,试图借此寻求汉语完成体常体 意义的表述方案。

  俄语动词完成体的常体意义究意是什么?对这个问题曾经有过各种不同的观点,比较有代表性的是界限说和整体说。这两种观点长期争论不休,目前倾向于把两种观点结合起来:完成体表示受界限限制的整体行为。(Русская грамматика 1980:583)关于 汉语完成体的常体意义,也存在两种比 较有代表性的对立意见:"完成"与"实现".有人把两者结合起来:"了1 "用在结束 性动词后表示完成,用在持续性动词后表示实现。(房玉清 1992:453-454)俄汉两种语言完 成体常体意义这种相像 的研究历史与现状不是表面现象的偶然巧合,里面包含许多共同的理论问题。

  2.1 俄语动词完成体表达的行为受界限限制的意义包括行为达到内在的质的界限意义和行为受外在的量的时间界限限制意义两个方面。

  2.1.1 所谓内在界限,指行为内在的终端界限,即某个终端极限点,行为在达到这个极限点后穷尽自己,停止下来。显然,这里的极限点指的就是自主的和非自主的行为结果。表达这种界限意义的俄语动词完成体,都有对偶的未完成体存在。未完成体表示达到结果之前的自主或非自主的行为过程。王力先生图解的完成貌"了1"(与进行貌"着"对立),(王力1984)和吕叔湘、朱德熙说的"了1"表示行为结束,(吕叔湘,朱德熙1979)似都指行为达到这个终端极限点。

  以这种观点来看,汉语的持续结果动词(accomplishments)加"了1" 表达的就是行为达到内在界限的意义,试比较:

  结果 过程

  读了/прочитал (在)读(看)/читать

  建了/построил (在)建(着)/строить

  写了/написал (在)写(着)/писать

  洗了/выстирал (在)洗(着)/стирать

  烧了/сжег (在)烧(着)/сжигать

  消融了/растаял (在)消融(着)/таятьDZ)

  (表1)

  "读了"、"建了"等的语法意义(表1)与词义对应的俄语动词完成体相当。同一个动词在 后边加上"着"或在前面加上"在",表达的就是达到结果之前的行为过程,与对应俄语动词未完成体的语法意义相当。

  但是并非所有与俄语持续结果动词完成体词义对应的汉语动词都既可以附着"了1"表达结果,又可以加上"着"或"在"等表示达到结果之前的行为过程。请看表2:

  结果 过程

  取得了/добился (在)争取(着)/добиваться

  说服了/уговорил (在)劝说(着)/уговаривать

  议定了/договорились (在)议(着)/договариваться

  赶上了/догнал (在)追赶(着)/догонять

  考取了/поступил (在)考/поступатьDZ)

  (表2)

  表2结果栏的汉语动词都是述补结构动词,词义本身就表示行为达到结果,在特定句法位置上可以不附着"了"独立使用:考取(了)大学后,他就离开了家乡;很高兴你取得 (了)这么大的成绩。在类似的位置上,附着"了1"不是这些 动词表达结果意义的必需手段,只是一个补充手段。它们词义对应的俄语完成体动词多是用前缀法构成的广义的结果行为方式动词,前缀的 构词意义类似汉语动词中的补语语素。与汉语不同的是,这些完成体结果行为方式动词大多 可以借助构体后缀-ива-,-ва-,-а-进而派生词汇意义相同的对偶未完成体 ,用以表达结果达到之前的行为过程或重复的达到结果的行为。汉语虽然可以用补语语素构 成表示行为达到结果的动词或动词短语,但是却不能通过增加语素或其他手段进而派生表达 相应过程的动词或动词形式。与述补式结果动词相应的表达过程的是它们的生产词:(在)议(着)/(→议定)、(在)考(着)/(→考取)或其他词:(在)争取(着)/取得、(在)劝说(着)/说服。取得/(在)争取(着)、说服/(在)劝说(着)、议定/(在)议(着)等词偶之间的对立关系与"读了"/"读着"的对立关系不同,后者是同一词的不同语法形式的对立,而前者是不同词的对立。基于上述原因,我们可以说"读了"的语法意义(相对于"读着"的语法意义而言)是行为达到终端极限点意义,可以说уговорил的语法意义(相对于уго варивать的语法意义而言)也是行为达到终端极限点的意义,但是不能说"取得了"的语法意义(对于"争取着"的语法意义而言)仍然是行为达到终端极限点的意义。虽然"争取着"与"取得了"就反映的客观行为特征来说确实是向终端极限点的发展过程/终端极限点(——|)的关系,但是就语言意义本身而言,"取得"属单纯结果动词(achievement ),只与"了1"搭配表示行为结果,不与"着"搭配表示达到结果之前 的行为过程。"取 得+了1"的语法意义只是行为的点状结果意义,而不是相对于"争取+ 着"的行为在经历一段过程后,达到内在界限的意义。

  汉语中还有一类表示行为点状结果的动词完成体形式,如"丢了"(手表)、"打了"(杯子) 等。它们在意义上与俄语的部分单纯结果动词的完成体对应,后者虽然大都有对偶的未完成体,但未完成体只表达重复发生的单纯结果。试对比:

  结果 重复结果

  丢了/потерял (常)丢/терять

  忘了/забыл (常)忘/забывать

  打了(杯子)/разбил(чашку) (常)打/разбивать

  遇见了/встретил (常)遇见/встречатьDZ)

  (表3)

  这类动词反映的客观行为多是非自主的无意行为,本身不可能有结果之前的持续过程阶段。汉、俄语动词完成体表达的因而都不是达到内在界限的行为,而是点状结果行为。

  点状结果行为的终点与起点合并在一起,这是质的内在界限的一种特殊形式。"取得了"、"丢了"等完成体形式的语法意义可以表述为行为局限于点状内在界限的意义。

下一篇:

2008年自考《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概论》复习资料

上一篇:

航空运输操作中的承运人责任

  • 信息二维码

    手机看新闻

  • 分享到
打赏
免责声明
•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本站未对其内容进行核实,请读者仅做参考,如若文中涉及有违公德、触犯法律的内容,一经发现,立即删除,作者需自行承担相应责任。涉及到版权或其他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
 
0相关评论